主页 > K生活通 >428集会者申诉遭踩踏‧黄衣镶框为证 >

428集会者申诉遭踩踏‧黄衣镶框为证


2020-06-05

428集会者申诉遭踩踏‧黄衣镶框为证( 吉隆坡2日讯)428黄绿联盟大集会从静坐变成骚乱,警方以水炮和催泪弹驱散集会者,呛得集会者眼泪和鼻涕横流,但最令集会者怒不可遏是一小撮警方滥用暴力。其中一名救人还被警方殴打的集会者,準备把布满警察脚印的净选盟黄衣镶起来,作为历史的“污点证据”。数名集会者週三接受《》访问时指出,不明白警方为何殴打他们,因为他们没有犯下滔天大罪,他们只不过是参与集会的普通百姓,根本不具任何杀伤力,而质疑这是否文明世界的警察该有的办案方式。这些集会者已向警方报案,但更多集会者是预先向马来西亚人权委员会投报,道出他们的经历,把不为人知的一面公诸于世。因此,他们在面子书上看到隆雪华堂号召集会者挺身而出,提供资料和证据时,马上当仁不让的站出来,并先向本报透露惨痛的经历。他们称,由于当时被殴打,他们没有办法出示警察殴打及攻击他们的摄像或录影,可是,他们认为本身就是最好的人证,因此不畏惧地站出来,指证警方的暴行。断手女子也照打45岁的古玛披露,他準备把警察对他拳打脚踢的重要证据,即布满警察脚印的净选盟黄衣镶起来。他说,他是在吉隆坡市政局的银行提款机处遭警方围殴,当时下午近4时,警方发射的催泪弹造成场面混乱,集会者四处逃跑,他也随着人群逃至市政局提款机处。在逃跑时,一名年轻女性失足跌断手。“她在地上翻滚哀叫,我没有理由见死不救,自然的伸出援手,把她拉到建筑物内躲避。”古玛披露,提款机附近挤满集会者,他看到一名警员在该处,即刻叫警员帮忙呼叫救伤车,把女子送入医院。“警员应允后离开,不久后,就来了一大批警员和市政局官员,他们不由分说的冲上来群殴聚集在提款机的人群。”他说,执法人员突然发难,使集会者一时错愕,众人措手不及,只有挨打。“就连那个断手女子也不能倖免,一样遭到警员无情的殴打。”他想出声阻止,但警员根本没让他出声,还把他拖出外面拳打脚踢。“我只知道有十多个警察不断的打我。他们最初用拳头打我,在我受不了,弓下身躲避如雨下的拳头时,他们改用飞脚踢我踩我。”半昏半醒中被扣押古玛说,他被痛打得奄奄一息后,听到有警员喊说“他已经晕了,停手”。“我以为噩梦已过,企图抬起头观看周遭,结果,警员看到我还会动,又再次对我拳脚交加。”他说,这一次他学乖,完全不做任何反应,警员在打了一轮后才总算停手,他在半昏半醒中被拉回建筑物,与其他集会者一起被扣押在该处。古玛声称,他们被扣押近一小时,他逐渐恢复意识,警方过后把他们扣押至皇家雪兰莪俱乐部,以为从此脱离挨打的噩梦。没想到,他们和其他被扣者一样,必须经过列队警员的“拳头阵”,挨尽拳头后,才可进入安顿区。吴文龙:被打倒嘴肿无法进食吴文龙的遭遇与古玛类似,他声称本身前后遭警员共三轮围殴,先是在现场被警方一轮暴打,在押往另一处后,逾百名警员列队左右排开“恭候”他们,当他们被押过列队警员时,警员把他们当沙包般拳打;之后押往扣留室时,再饱受另一轮的拳打脚踢,使他的嘴巴肿胀得张不了,根本无法进食。没政党背景从事建筑业的吴文龙(28岁)说,他是第一次参加大集会,他没有任何政党背景,参加集会不是因为反政府,纯粹是认同我国应该有一个乾净和公正的选举。基于这个单纯的出发点,吴文龙与一位同事在428当天出发,随着人群涌往独立广场,他站在敦霹雳路的前线位置,距离独立广场约200公尺。他说,在警方发射多轮催泪弹后,前线位置依旧挤满没有驱散的人群。“当时是下午5时20分左右,催泪弹稍竭,人群有点混乱,现场的确有一些情绪失控的民众向守在栏杆内的警察抛掷水瓶。”他称,他当时背着独立广场,呼叫集会者保持冷静,不要抛掷水瓶,就在剎那间,警员突然冲过来,对站在前方的一些集会者挥拳殴打。他来不及反应,数十名警员的拳头如雨下般挥向他,一些警员还起脚飞踢他。警员列队“恭候”“在毒打一轮后,我被警员押起来,然后反扣我的双手,拉扯我往皇家雪兰莪俱乐部的方向走去。”吴文龙说,他不记得被打了多少拳,只觉得有些晕眩,以为警察扣押他,一切就会依法办事,而在警方押着他往皇家雪兰莪俱乐部方向前进时,他也看到很多被押的集会者往同一方向。“我没有料到,更恐怖的情况在前面等着我。”他披露,在抵达该俱乐部时,前面有逾百名警员列队“恭候”他们。“这些警员不是对手无寸铁,而且脚步蹒跚的我们施予援手。他们分成两排左右的排开,而我们就像犯人般,被警员扣押从中间穿过。”他称,在他们穿过列队队员时,警员对他们挥拳如雨下,这种情景是他以前无法想像,也难以相信会发生在文明的马来西亚。“你可以想像到吗?那些警员一个个排队,对我们摩拳擦掌,而我们只能任人鱼肉被虐打。由于双手被扣在身后,我们根本无法做出任何抵御动作,我只能拼命弯下身体,以背来承受拳头。”称饱受三轮殴打吴文龙说,他不知道挨了多少拳,才总算穿越警方的“列队暴打”,后来被带到安顿扣留者的集中地时,又饱受另一轮的拳打脚踢。他称,前后三轮被殴打,使他的头部很痛,背部更是痛得直不起来,当时以为自己会这样就死掉。他说,后来被押扣至士马勒警察训练中心,迟至29日凌晨4时30分才获释。这期间,警方虽然有提供食物,但他因为嘴巴被打得红肿而无法开嘴,所以根本无法进食。“即使是重犯,警方也不可以对我们动手动脚,现在他们是依据那个条例对我们施暴?”他强调,警方不理会人民的诉求,向人群发射催泪弹和水炮,固然令他们痛心,但警方的暴力行为更令他们吃惊和遗憾。【热点新闻:428大集会】‧2012.05.02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热门推荐
2020-06-29
外送现在越来越夯,除了有个人的外送平台,现在也有传统家常菜,像是三菜一汤或是四菜一汤之类这种合菜现在
2020-06-29
外送平台入行门槛低,前阵子更传出,月薪可达十万,吸引很多人兼差赚外快甚至做全职,外送平台要求外送员要
2020-06-29
国庆连假期间,接连数天发生外送员在途中离开的事件,让外送员的安全保障,开始受到社会的关注,当时事件发
2020-06-29
作者陈启章,国立成功大学认知科学研究所硕士,在传统产业待了七年后,为了更理解人的行为模式重返校园,现
2020-06-29
十月初国内发生数起外送平台外送员,在工作途中车祸身亡,这时也引发政客发表看法,韩国瑜国政顾问团提议有
2020-06-29
美食外送平台缴税情形受到关注,财政部长苏建荣今(21)日在立法院财政委员会表示,经赋税署了解,目前知
随机文章
2020-07-14
第一位:群马县草津温泉(日本国家旅游局图片)第二位:大分县别府八汤温泉。图片是别府八大温泉之一的明矾
2020-07-14
日本横滨「便便博物馆 YOKOHAMA」即日至7月15日在横滨「乐蒐空间 Asobuild」开放。(
2020-07-14
「FLOWERS BY NAKED 2019 ー东京・日本桥ー」于即日至3月3日在东京日本桥三井广场
2020-07-14
日本立山黑部阿尔卑斯山脉路线将于至11月30日开通。(Japan Alps Tateyama Kur
2020-07-14
东京都厅第一本厅45楼的南展望室摆放了一台「都厅回忆钢琴」,由日本艺术家草间弥生设计。(东京都财务局
2020-07-14
秋天去日本除了看红叶,还能观赏金黄色的银杏,日本国家旅游局推介日本6个赏银杏的地方。(日本国家旅游局
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澳门奥博集团登录网址8448|生活小技巧网站|影响力生活网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集结号加微信送5w金币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AG存一百送一百